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俺去插综合最新地址发布站『www.xynettv.xyz』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武侠古典-【仙剑奇侠传四之凌辱柳梦璃】(02)



                (二)
  却说柳梦璃遭到淮南王、狐三太爷、琴姬、姜氏、柳府的下人们凌辱,兀自
昏迷不醒。下人们正想将她抬到城中,号召所有的人一起凌辱这个美丽动人、犹
如仙女般的尤物。
  突然,淮南王全身赤裸,慢悠悠的走了过来,背后跟着一男一女,女的是一
个中年美妇,手上拿着烟筒,男的十分高大,带着面纱,看不清脸。
  淮南王威严道:「今日先别带柳奴出城,我要留着她,给这两位玩玩!」
  那美妇其实是琼华派的夙莘,她已经叫师侄慕容紫英,回去告诉掌门夙瑶,
将自己逐出师门。那个高大男子,是她的相公,其实是偃甲人,夙莘已经是出色
的偃师,能够用木头加上一些材料,做出很多机关之类的东西,偃甲人冷毅是她
最得意的作品。
  淮南王出门发现夙莘不简单,恳求她能为自己做女性偃甲人,供自己享受。
夙莘表示需要寻得一名美若天仙的女子作参考,才能制出这样的偃甲人。淮南王
大为高兴,于是,请两人到府中做客。
  夙莘吸了一口烟,妩媚的眼神望了被男仆们架起来的柳梦璃,她现在昏迷不
醒,形态狼狈不堪,相貌的确很出色,连风骚的夙莘,都自愧不如。
  夙莘问道:「这位姑娘,是你给我研究的材料?」
  淮南王笑道:「那是自然。」
  夙莘走了过去,下人们将柳梦璃放下,她的伤口,还在冒血。夙莘没见过柳
梦璃,自然不知道,她也是琼华派的弟子。
  夙莘摸了一把柳梦璃白嫩的脸蛋,赞道:「确实是一副好皮囊,我争取研究
出这么美丽的偃甲人出来。」于是,眼神向冷毅示意,叫他将柳梦璃扛起来,随
后,琴姬和姜氏带路,去柳梦璃的闺房。
  冷毅将柳梦璃放在床上,她的奶子和肛门,仍旧插着玉簪没有拔出,血流不
止,将床单都染红了。冷毅见血眼开,除下面纱,伸嘴到柳梦璃的伤口处,吮吸
起来。
  夙莘关上房门,琴姬和姜氏下去了,两女用自己的身子,去服侍淮南王和狐
三太爷。琴姬主动往淮南王的身上坐下,蜜穴套入他的肉棒,拼命刮蹭,随即张
开小嘴,发出迷人的浪叫,让淮南王放肆地抽插,享受快感不断地肉欲。狐三太
爷舔着姜氏湿润的蜜穴,将她舔得舒舒服服,然后十分满意的耸动肉棒,一把刺
入她的阴道,龟头狠狠地撞在花心之上,刺激得姜氏仰首尖叫。
  另一边,冷毅只觉得柳梦璃身上的鲜血,十分好喝,越吸越上瘾,差不多的
时候,冷毅先后拔出了柳梦璃双乳和后庭的玉簪,痛得柳梦璃苏醒过来,不顾一
切地闭目大叫。
  「你醒了吗?」夙莘笑道。
  柳梦璃惊恐地望着这两个陌生人,问道:「你们是谁?」
  夙莘笑道:「你不用知道我是谁,总之,你的主人把你借了出去,你现在是
我们的性奴,懂吗?」
  未等柳梦璃答话,冷毅伸出双手,在柳梦璃的双臂、肩膀间抚摸,只觉得肌
肤白嫩细腻,硬邦邦的手伸到了柳梦璃的一对奶子上,她的奶子十分白嫩饱满,
乳头深红诱人,全是柳梦璃被淮南王等人玩弄之后的功劳。
  冷毅饶有兴致,手掌不断捏揉柳梦璃的奶子,柳梦璃再次遭辱,嘴里「啊啊
啊」几声哼叫,又痛又麻的感觉,俊秀的粉粉脸涨得通红。夙莘见冷毅玩得极为
兴致,也忍不住走到床边,双手移到柳梦璃的小腹之下,轻轻抚摸,随后,张开
嘴唇,洁白的细齿轻咬深红带伤的乳头,一阵啃动,一阵吮吸,在柳梦璃的尖叫
哀嚎声之中,好一会儿,柳梦璃的奶子除了有一些血液,还沾满了夙莘的唾液,
晶莹剔透。
  冷毅的嘴唇舔弄柳梦璃那一片狼藉的蜜穴,舔那颗饱满的阴蒂,刺激她的情
欲,还张嘴撕咬她的阴毛,吃下肚子。
  柳梦璃想到自己全身赤裸,仍旧被恶人凌辱,两行清泪从她的俏脸上流下,
非常盼望云天河他们出现,先将这两个恶人杀了,然后去杀淮南王他们,解救自
己。柳梦璃外柔内刚,要想等待解救,自己先要做的,把一切忍下来,不要被他
们玩死了自己。
  夙莘见柳梦璃的阴毛被火烧过,既不整齐,也很难看,笑道:「这阴毛不能
留,全部烧掉吧。」拿起了烟杆,吸了一口,对着柳梦璃的蜜穴吹了一阵烟。柳
梦璃不由得惊叫一声,夙莘不怀好意笑着,拿着烟头,去点柳梦璃残存的阴毛,
一点一点的烫掉。这对柳梦璃来说,真是莫大的侮辱,夙莘还伸出玉手,挑逗她
的阴核,静静地观看柳梦璃羞耻的样子。
  两人得意地审视柳梦璃那光秃秃的蜜穴,里面已经开始泛滥淫水,冷毅手嘴
并用,轮流挑逗她那敏感的蜜穴。柳梦璃虽然心跳不止,面红耳燥,但是这种羞
辱,比起淮南王他们,还算轻,紧要牙关,柳梦璃还是能忍受。
  柳梦璃的蜜穴泛滥了很多淫水,夙莘命冷毅将柳梦璃的身子,翻过去了,粗
糙的双手紧抱住柳梦璃嫩滑且伤势未愈的肥臀,嘻嘻一笑,饶有兴致地用力拍打
起来。冷毅虽然不是真人,但也有人的情欲,和夙莘行过多次房,给她带过无数
的高潮,所以对行房之时还是有经验的,尤其是高冷的冰美人柳梦璃,瞧她那么
高贵冷艳,就应该多加调教。只见柳梦璃的臀肉在冷毅的拍打下,剧烈地抖动,
臀部的伤口,被冷毅拍打出血来,四处飞溅,洒在冷毅和夙莘的脸上,柳梦璃口
吐白沫,急促的喘息。
  冷毅越打越起劲,他的力气,比淮南王和狐三太爷还大,自己比他们两人玩
弄柳梦璃的美臀时,更过火。冷毅的手掌拍下来,每一下都让柳梦璃的臀肉疯狂
淫荡地抖动,连床都震了起来,直到柳梦璃的肥臀被他打得火热滚烫,血肉模糊,
夙莘才叫冷毅罢手。
  夙莘见柳梦璃痛得快要晕过去,心中「生悯」,脱下脚上穿的一只草鞋,强
行塞进柳梦璃的嘴,道:「含好了,咬住了,减轻痛苦。」柳梦璃两行清泪流出,
嘴巴被迫咬着夙莘带着浓厚的泥土的草鞋,还不小心吞了一些沙粒下去,呛得她
痛苦不堪,有苦说不出。
  冷毅淫笑,手掌不住抚摸柳梦璃被皮开肉绽的屁股,满手都是血液,他俯下
嘴,「啵」的一声,吻了一下柳梦璃那受伤的屁股,然后舌头不断舔吻伤口,吮
吸鲜血。差不多之时,冷毅猛然掰开两团臀肉,柳梦璃含着草鞋的嘴巴痛苦的闷
哼,她的后庭,十分明显的暴露在夙莘和冷毅的眼前,由于淮南王他们的凌辱,
肛门里面损伤得也很严重,眼尖的冷毅看出,肛肉的磨伤,其严重程度,超乎想
象。
  冷毅凑近柳梦璃的菊花,里面有一股浓重的腥臭味,大便、阳精、血腥都混
合在里面,那一股味道,另冷毅十分兴奋。夙莘一笑,知道相公忍不住了,便帮
他宽衣解带。
  柳梦璃只觉汗毛直竖,冷毅粗糙的手,分开了她圆润的大腿,他的大肉棒缓
缓刺入了蜜穴,只感到自己的蜜穴,像是插入了滚烫的火棍,冷毅的肉棒,还是
硬邦邦,非常用力地来回抽插。胀痛及火热感,好像要撕裂狭窄的蜜穴,柳梦璃
强忍着硬是没有叫出声来,可是冷毅的肉棒真的太过胀大了,使她不禁颤抖。
  冷毅的肉棒在柳梦璃的蜜穴疯狂冲刺,虽然她的蜜穴,在这几日被很多人开
发过来,但阴道仍旧是粉嫩窄紧,冷毅的肉棒进入之后,便被肉壁紧紧的包裹,
他跟夙莘行房多年,发现柳梦璃的蜜穴,比自己老婆的蜜穴还要胜一筹。猛然刺
入蜜穴的快感,令冷毅十分满足,他要好好享受,便带着节奏,龟头在柳梦璃的
蜜穴刮蹭,磨擦着柔软舒畅的肉壁。
  夙莘的一双纤纤玉足踏在柳梦璃的头上,按摩了起来。由于柳梦璃黑色带紫
的秀发,十分柔顺异常,夙莘的脚掌有很多尘土、污垢,她便往柳梦璃的秀发,
将自己的美脚蹭干净一些,然后,又探在柳梦璃的脸上,揉搓起来,将足心的汗
腺,尽数往她嫩滑俏丽的脸蛋弄干净。待夙莘见自己的美脚逐渐变干净一点,她
十分满意地双脚一拍,脚趾将柳梦璃嘴里塞住的草鞋夹出来,说道:「姑娘,我
的脚趾痒,帮我舔舔吧。」也不待柳梦璃是否答应,脚尖挤开她的嘴唇和贝齿,
伸进她的嘴内。
  柳梦璃被夙莘的脚掌整得差点窒息,夙莘直接用她的嘴洗脚,十根玉葱般的
脚趾不断轮流刮蹭着柳梦璃柔软的嘴唇、洁白的贝齿,她的脚趾甲藏着的污垢,
残留在了柳梦璃舌头上,完全将舌苔盖住了。夙莘的每一个脚趾缝,分别夹弄柳
梦璃的丁香小舌,见她的舌尖少了一点,夙莘十分好奇,眯着眼道:「你的舌头
好奇怪,到底怎么了?」夙莘把烟探过去,烟头烫着舌尖断掉的那一截,一下子
烫得血流不止,柳梦璃满嘴是血,她更是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痛是吗?来,吸口烟就不疼了。」夙莘吸了一下烟杆,伸嘴吻住了柳梦璃
张得老大的嘴巴,把烟往她的喉咙徐徐喷入,浓重的咽气呛得柳梦璃剧烈的咳嗽,
眼泪直流,烟气都从鼻子呼了出来,忘记了疼痛。
  也正在此时,冷毅的龟头往柳梦璃的子宫上撞击,她的身体颤动得更剧烈了,
由于嘴巴被夙莘封住,喊叫不得。经过冷毅的疯狂抽插之后,冷毅咬着牙,手掌
拍打柳梦璃的丰臀,闷哼一声,肉棒射出大量滚烫的阳精,全部射入了柳梦璃柔
弱的子宫内。冷毅的肉棒射完精,便垂软下来,他满足的从柳梦璃的蜜穴缓缓抽
出肉棒,嘿嘿一笑,对准柳梦璃伤痕累累的丰臀,将剩余的阳精洒在上面。柳梦
璃的蜜穴虽然放送了,但依旧疼痛不已,但最为痛苦的,还没有完。
  只见夙莘把烟头点旺,烟杆对准了柳梦璃湿淋淋的蜜穴,狠狠地插入阴道,
只听见啵的一声,随即听到柳梦璃的蜜穴内发出一阵瘆人的声响,大量的烟气从
柳梦璃的蜜穴中冒出。柳梦璃痛得连呻吟的声音都发不出来,她已经将至崩溃,
脑子一片空白,身子抽搐不已。
  夙莘没有半点不迟疑,出柳梦璃的小穴拔出烟杆,在她双腿剧烈地一蹬之时,
冷毅掰开了柳梦璃的两边臀肉,让那条褐红色的后庭张得很开,夙莘点了烟,再
次一把将烟杆插入。
  柳梦璃只觉得夙莘的烟杆刺入自己的后庭,疼痛远高于蜜穴,身体疯狂地抖
动,口吐白沫,就此昏死过去。
  夙莘拔出烟杆,望着烟头沾满了鲜血和粪便,柳梦璃的后庭,不断冒出一些
鲜血和粪便,她便亲自用嘴舔干净。夙莘用手指刺入柳梦璃的屁眼,已经感受到,
屁眼里的嫩肉已破损严重,不过,这位美丽的女子,全身被凌辱成这样,还能活
下来,简直是奇迹。
  夙莘打算治好柳梦璃的部分损伤,以便继续调教,于是,拿出药来,先放嘴
中嚼烂了,和柳梦璃口对口,喂她吃下去,一颗捣碎了塞进她的肛门。
  次日,柳梦璃醒转过来,发现自己睡在地下,抬头一看,见夙莘和冷毅正在
自己身边的床上,他们竟然全身赤裸抱在一起。只见冷毅搂着夙莘的肥臀,抓得
她满臀都是血痕,肉棒犹如机械似的,根本停不下来,不断在夙莘的蜜穴抽插,
龟头狠狠地将蜜穴的玉液带出,洒在床上,而夙莘意乱情迷,闭目仰头浪叫不已。
  现在似乎是好机会,两人还没发现自己醒了,柳梦璃不顾自己全身赤裸,蹑
手蹑脚的爬起来,爬到门前,打开了门,他们还是没有发现自己,好机会,柳梦
璃没多想,冲了出去。
  走了几步,柳梦突然发现,狐三太爷走了过来,背后跟着一个人,他正回头
跟那人搭话。趁现在还没被发现,柳梦璃来不及多想,即刻打开旁边的房门,进
里面躲避。
  刚进入房间,有一人在她背后,伸指对着柳梦璃那依然红肿的肛门刺了进去,
使她惨叫一声,雪白的玉体猛然抽搐。柳梦璃这才看清,是淮南王插她的屁眼,
房间的大床上,姜氏浑身赤裸,犹如死狗一般,瘫软在那,一腿大腿软绵绵的垂
在地上,只见她的全身,都沾满了恶心的阳精,硕大的奶子又红又肿,她的嘴巴
大张,不断从口腔内流出淮南王刚射进去的阳精,一颗大牙顺着精液从嘴巴流出,
显然淮南王跟姜氏做口交时,动作太猛。
  淮南王大笑着捧着柳梦璃俏丽的面孔,轻轻抚摸,用刚才插过她屁眼的手指,
往她的小鼻孔一插,笑道:「小美人,你接受完了夙莘大偃师的调教了?」
  柳梦璃怒道:「快放开我!」说着,突然肚子咕咕叫。
  淮南王用不寒而栗的口吻道:「你饿坏了?那喂你吃东西吧。」柳梦璃冷冷
的一哼,干脆不作答,这种淫贼给她吃的东西,她才不屑。
  淮南王揪着姜氏的头发,打了她一个嘴巴,令其从高潮中清醒,打开房门,
命令道:「去吧,给我去厨房拿一点食物过来。」说着,一脚踢在姜氏雪白的玉
臀上,踢得她打了一个滚,阴户朝上一顶,竟是泄了身,阴精从子宫内涌出,射
在地上。姜氏生怕淮南王处罚,也怕他不给自己舒服,连忙站起来,向厨房走去。
  姜氏将饭菜带来了,柳梦璃坚决不吃。淮南王笑道:「你怕有毒?我来试给
你看!」
  于是,淮南王将每道菜都抓进自己的嘴嚼烂了,口齿不清道:「我喂你。」
伸手捏住柳梦璃的喉咙,伸嘴把菜一点点吐进柳梦璃张开的小嘴,姜氏在一旁协
助灌她吃了下去。
  柳梦璃吃着淮南王那带着脏口水的饭菜,还用这么恶心的方式喂她,简直是
欺人太甚,淮南王拿着一条黄瓜,塞进柳梦璃的樱唇,不断刮动,脸上带笑,观
察着柳梦璃窘迫难当的表情,他自己就很有优越感。玩了好一会儿,淮南王直接
塞下去,粗硬的黄瓜差点把柳梦璃憋死,她气得全身发抖。淮南王仅让她吃下半
截黄瓜,折断一半,拿上手上,交给了姜氏,她心中会意,将半截黄瓜塞进了柳
梦璃的肛门。柳梦璃仰头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一把坐倒在地上,差点晕死过去。
  淮南王坐起来成老汉推车之势,拔出黄瓜,抱着柳梦璃的臀部,挺起肉棒插
入屁眼。柳梦璃此刻已是全身香汗淋漓,趴在地上如同母狗尖叫。抽插了一阵,
淮南王从柳梦璃的肛门拔出肉棒,淫笑着把肉棒戳了两下柳梦璃的鼻孔,恶心的
味道冲入她的鼻内。她侧过头去,眸子含泪,怒视着淮南王。
  淮南王道:「姑娘,给我含一含这根大家伙吧。」柳梦璃一言不发,眼中泪
水直流她看清龟头沾着阳精、血液和粪便,这么恶心谁愿意舔。见柳梦璃不从,
淮南王哼了一声,挺起大肉棒,对准柳梦璃的肛门,再次猛插而入。柳梦璃只觉
得后庭强烈的撕裂感,不由得扭动娇躯,惨叫起来。淮南王干脆骑在柳梦璃身上,
嘴角带笑,享受着身下这具雪白的极品肉体,她颤抖剧烈,淮南王就像是在驾驭
一匹上等的母马,他欢快地抽插,享受源源不断的快感。巨物在肉洞的摩擦让红
肿的伤口继续流血。
  肛交的快感,持续了一盏茶,淮南王淫笑着将自己的的大肉棒从柳梦璃的肛
门拔出来,还带着血。淮南王不顾她的死活,将肉棒往她的小嘴刺入,不断抽插,
龟头往喉咙冲撞磨蹭,将柳梦璃弄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脸皮抽搐不已,舌头将
他肉棒上的秽物全部卷入喉咙了。但觉嘴巴一疼,原来,淮南王的肉棒在剧烈的
抽插下,撞掉了柳梦璃的三颗贝齿,只觉得喉咙一卡,贝齿被龟头撞下了喉咙深
处,落入肚子里。
  半个时辰之后,虚脱的柳梦璃一声哀号,夙莘找了上来,淮南王笑着重新将
人还给她。冷毅扛着柳梦璃的娇躯回房,随后夙莘伸脚在柳梦璃的脸蛋揉搓了一
阵,柳梦璃痛不欲生,张嘴号叫,夙莘道:「你方才乱跑什么?差点就没找到你!
好了,干正事!」
  说着,夙莘先是给柳梦璃喂下一颗药丸,然后往她流血肮脏的肛门撒辣椒粉,
柳梦璃痛苦的哀号,冷毅伸嘴过去,吻住她香唇,美美的吮吸起来。
  柳梦璃觉得恶心,同时只觉屁眼剧痛不已,突然来了便意,无奈肛门被洒了
辣椒粉,疼痛使她不敢排出,胴体一阵颤抖起来。强烈的便意令柳梦璃十分难受,
夙莘喂她吃的药物,使腹部和肠子严重麻痛,香汗淋漓,惹得夙莘吸了一口烟,
朝着柳梦璃的俏脸喷了浓浓的一口,哈哈大笑。
  冷毅的手指去拧柳梦璃深红色的乳头,她求饶道:「两位,我想大便……」
  夙莘诡异一笑,故作惊讶道:「你想大便?为什么?」
  柳梦璃不安分的扭动着玉体,俏脸红似苹果,支支吾吾道:「我……我的…
…屁眼……好痛……但我又想拉……」
  夙莘笑道:「你自己用手把屁眼掰大,不就行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柳梦璃的十根玉指按着肛门左右掰开,疼痛感令她惨叫,
肥臀风骚的抖动,还在流血的的屁眼张开,将体内的垃圾排了出来。
  夙莘眉头一皱,道:「你把这个排地上,太脏了!」还好,夙莘没有去逼柳
梦璃吃,她叫狐三太爷找了琴姬过来。只见琴姬如获至宝,玉手捧着柳梦璃排的
黄色之物,尽数放进嘴中吮吸。
  夙莘和冷毅继续干正事,冷毅拍了一下柳梦璃的玉臀,将肉棒刺入那刚拉完
的屁眼,使她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叫,同时,夙莘吸完最后一口烟,对着柳梦璃性
感白皙的胴体,一阵拳打脚踢。柳梦璃的肌肤,被夙莘打的红肿起来,有弹性且
嫩滑的玉肤,发出响声。夙莘的手掌拍打柳梦璃的脸蛋,打得脸皮抽搐起来,拳
头狂捶那雪白丰硕的奶子,淫荡无比地抖动,脚掌猛踹她那平坦雪白的小腹,打
得她忍不住吐了一口血。
  冷毅龇牙咧嘴,抓紧柳梦璃的臀部,龟头往那柔嫩的肛肉打磨,不少鲜血不
断从肛门流出,柳梦璃尝到了前所未有的凌辱,连惨叫都发不出来。最后,冷毅
快要射了,从屁眼一下子拔出肉棒,往柳梦璃那张开呻吟的嘴唇,无情插入,浓
厚的阳精射了她满嘴,混合着鲜血和粪便,灌她吃了下去。柳梦璃两眼被泪水模
糊了,羞愤交加,但为了苟且偷生,只能半推半就,将冷毅那大的爆炸,沾满了
肮脏之物的龟头吮吸入嘴,清理干净。
  夙莘突然尿急,伸出玉足揉了两下柳梦璃灰头土脸的面目,脚趾挤开她的嘴
唇,命令道:「老娘要小便,张嘴接住了。」说完,尿道口往柳梦璃的小嘴撒起
尿来,哗啦啦的尿液,一滴不剩,流进了柳梦璃的喉咙。夙莘大笑不止,捏紧柳
梦璃的喉咙,防止她吐出来,笑问:「贱人,老娘的尿香吗?」
  「我……我……」柳梦璃委屈之中,略带怒火,说不出话,夙莘的尿液又一
大股骚味,使她差点呕了出来。
  夙莘笑道:「不说是吗?随便你。」
  琴姬除下裙子,纤纤玉指挠着尿道口,道:「我也想小便。」
  夙莘指着柳梦璃道:「这里有便器,请便。」柳梦璃大惊,挣扎着想反抗,
夙莘抬脚踢在柳梦璃受伤的臀部上,踢得她一个筋斗,滚在了琴姬面前。
  琴姬一屁股往柳梦璃的整张脸坐下,嘘嘘嘘几声,往柔软的臀下坐着的那张
脸,撒出新鲜的尿液。柳梦璃倍感恶心,温热的尿液在她整张脸浇灌着,有些还
流入了她的嘴中,不由得闷哼娇喘。琴姬撒完了尿,见柳梦璃涨红着脸,脸上撒
满尿水,说道:「柳姑娘,我给你擦干一下。」琴姬脱了鞋子,一双白皙的玉足
往柳梦璃的脸上站定,轻轻揉搓。
  这下更加苦了柳梦璃,强烈的羞辱感和快感,使她浑身颤抖、抽搐。琴姬的
双脚在柳梦璃的脸上逐渐加重了揉搓,反而让尿液在她的脸上涂抹开了,根本没
有擦干,使柳梦璃嗅到了奇臭无比的气味,难以压抑内心的恶心感和罪恶感。
  夙莘见琴姬踩在柳梦璃的脸上,感到好玩,于是,她和冷毅也往柳梦璃的身
上站了上去,脚掌不断蹂躏其雪白玉肤。
  夙莘白嫩的脚掌按摩着柳梦璃香腻雪嫩的豪乳,只觉入脚柔软,滑腻异常,
使她爱不释脚,更大力去揉搓那硕大的奶子,时而跳动,恨不得将其踩爆。冷毅
践踏着柳梦璃玉液泛滥成灾的下体,溅起着一阵玉液,洒在她的一双美腿之上。
被玩弄得柳梦璃既羞愧,又舒爽,三人尽情地践踏着这一具浑身骚气的胴体,用
脚掌征服她。
  没过多久,姜氏走了进来,用一条狗绳,牵着一个四肢着地爬行的母犬进来,
她笑道:「狐三太爷主人生擒的一条母犬,以后她也一起陪大家玩乐。」琴姬已
经从柳梦璃的脸上站了下来,柳梦璃心疲力乏瞥见,那条母犬是一个浑身赤裸的
女子,长相甜美可爱,竟是璇玑。
  原来,璇玑出外修行,感觉到寿阳柳府有妖气,进来查看,可惜她单身一人,
哪里是狐三太爷和淮南王的对手?被轻易打倒,还被扒光了衣服,被狐三太爷破
了身,再和淮南王一起蹂躏着她。淮南王的骑在璇玑的身上,肉棒使劲抽插着她
那刚被捅破了处女膜,带着处女之血的骚穴,刺激得娇声哀求。两人将璇玑的全
身玩弄了几遍,把她驯的服服帖帖,令其主动捧着她那发育成全的玉乳,轮流夹
着两人的肉棒打奶炮,之后,命她去陪柳梦璃玩。
  姜氏用狗绳牵着璇玑,拿乳夹钳着璇玑粉红的乳头,伸脚踢了一下她淫骚抖
动的雪臀,刺激得璇玑娇叫一声,乖巧地爬在了柳梦璃的身上。
  柳梦璃含泪哀求道:「璇玑妹妹,不要,你清醒一点,别迷失自我!」可是,
璇玑双眼失色,小嘴大张,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璇玑解开自己粉颈上的狗绳,
握住柳梦璃的双手,绑在身后。璇玑熟练地将柳梦璃的手臂与身体固定,在柳梦
璃惊恐之下,璇玑又把绳子柳梦璃挺尖的乳房上方与下方,各缠绕了好几圈,本
身硕大的豪乳,变得更挺尖了。璇玑摘下自己胸前的一对乳夹,在柳梦璃的尖叫
声中,璇玑将乳夹钳在柳梦璃的乳头上。
  夙莘觉得有趣,拿起自己穿得两条黑丝袜,绑在一起,递给璇玑。她会心的
在柳梦璃的柳腰之间绕了一圈,捆了个大结,接着,用那个丝袜结紧紧地从柳梦
璃的胯下一勒,刺激得柳梦璃再次见教。丝袜结压在柳梦璃的柔弱的子宫里,璇
玑只需轻轻一拉,那个大结便会进柳梦璃的蜜穴,刮蹭着她的肉壁,使她不断开
口娇声呻吟。
  璇玑坐在柳梦璃的玉背上,姜氏牵着丝袜长长那一端,夙莘拿着烟杆,敲柳
梦璃的屁股。柳梦璃大叫一声,被迫四肢搀着地面,驮着璇玑,爬了起来。琴姬
打开门口,命令柳梦璃向外爬去。柳梦璃哭丧着脸,只得服从,驮着璇玑艰难地
爬出去,姜氏牵着丝袜,夙莘不断用烟杆敲柳梦璃的屁股,催她爬快一些。
  众目睽睽之下,柳梦璃在整个柳府,全身香汗淋漓,很吃力的爬了一圈,胯
下敏感多汁的肉穴,不时喷涌出玉液和阴精。柳府里的每个人,都骑过了柳梦璃,
用棍子、竹条之类的东西抽打她,令柳梦璃尝到了前所未有的羞辱感。
  琴姬是最后一个骑在柳梦璃身上的人,两条修长的美腿在柳梦璃的玉背上平
放,脚跟压着柳梦璃的脑袋,拿出古琴搁在自己的腿上,小巧如玉的手指弹起了
曲子,音调十分怪异,其他人听了,倒不会怎么样,他们不精通音律,但对于柳
梦璃来讲,大受刺激,只因她对音律甚精,更何况她遭到凌辱,心境容易崩溃。
  柳梦璃的身子,不知为何,一下子哆嗦得十分厉害,摇摇晃晃,速度慢了许
多,时不时要停下来,快要驮不动琴姬了,她的奶子,更是疯狂的抖动不停。璇
玑拿起竹条,「啪」的一声打在柳梦璃的玉臀上,打得她「嗯」的娇叫,臀部淫
荡地抖动不已。夙莘拿起烟杆捅进柳梦璃的屁眼,刺激得她差点趴倒在地。
  姜氏柳眉一竖,拉紧了捆在柳梦璃身上的丝袜,皱眉道:「你怎么了?柳奴,
你一直还好好的能驮着大家爬动,现在怎么突然爬不动了?」
  琴姬笑道:「我给她奏上一曲」淫魔录「,她肯定受了影响。」
  夙莘嘴角挂起好奇的笑容,吸了一口烟,把烟雾喷在柳梦璃的俏脸上,熏得
她眼睛发痛,鼻子难受,檀口咳嗽不已。
  璇玑笑问:「效果如何呀,琴姬姐姐?」
  琴姬笑道:「你们稍后看看就知道了。」说着,继续弹起琴来。
  琴声令柳梦璃满脑子空白,浑身酸痛难受,她那好看的眉毛紧蹙,美眸紧闭,
轻张小嘴,发出了尖锐的喊叫。琴姬得意的笑着,而其他人带着狐疑,只见柳梦
璃的玉乳,一点一点的涨大,登时震惊全场。
  琴姬笑着从柳梦璃的身上下来,伸手抚摸着那一对还在涨大的玉乳,柳梦璃
只是被琴姬轻轻一碰,刺激得她发出迷人的尖叫,身子往地上扑下。
  琴姬一惊,忙扶稳柳梦璃,让其平躺在地面上。只见柳梦璃的两团玉乳,快
涨大成了人的脑袋的程度,夙莘忍不住感叹:「琴姬姑娘好有本事。」
  「不……不要……够大了……快停……啊……痛死了……别啊……好痛……
难看死了……不要让它涨了……」柳梦璃满脸抽搐,眼睛带着恐惧,望着自己胸
前的一对奶子越涨越大,她的疼痛,就更加增大。
  琴姬坏笑道:「既然柳奴说够了,那好吧。」手掌一拍,狐三太爷和淮南王
突然出现。
  琴姬道:「主人,琴奴准备的美餐,已经做好了。」
  狐三太爷大笑:「干得好!」说着,和淮南王一起扑了上去,摁着柳梦璃的
胴体,每人各捧着她那巨大雪白的奶子,张开血盆大口,牙齿咬住了柳梦璃敏感
熟透的乳头,如饥似渴地吮吸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柳梦璃但觉得一阵奇妙的感觉从乳房布满了全身,
玉体竟然不由自走的亢奋的抽搐起来,令她一阵享受。柳梦璃感觉到自己的大奶
子,好像被抽走了一些液体,源源不断向狐三太爷和淮南王的嘴里流动。
  奇迹发生了,柳梦璃的奶子在他们的吮吸之下,份量慢慢下降了。原来,琴
姬用狐三太爷教她的「淫魔录」,有催奶作用,将柳梦璃的乳房变大,全身灵力
也融入了奶水,充遍在她那美丽的大奶子,以供他们二人吸食。
  柳梦璃眼神迷茫,痴痴地连续哼叫,也不知道是不是很舒服,满脸享受的感
觉,令夙莘、琴姬、姜氏、璇玑四女心生嫉妒,要是她们的奶子也变得巨大,装
满奶水,让男人吮吸,肯定很痛快。
  柳梦璃的奶水好多好多,混合着高贵的幻瞑界的灵力,让狐三太爷和淮南王
美美得饱饮一顿。他们吮吸的同时,嘴唇含着柳梦璃的乳头,发出淫荡的「啧啧
啧」声响。
  「你们……快停下吧……嗯……啊……嗯……哦……淫贼……不要……」柳
梦璃还在无谓的强撑,不敢发出太过淫荡的叫声,其实她感觉到,这次的凌辱,
突然有些舒服,少了许多不适。
  狐三太爷和淮南王放慢了速度,他们舍不得一口气将柳梦璃的奶水吸干,要
慢慢品尝才有味道。夙莘四女不甘寂寞,便上前玩弄柳梦璃。
  夙莘拿起烟杆,塞进柳梦璃的嘴巴,令其强行叼着,说道:「我教你抽烟,
好好学着。」拿出火石,为她点燃了烟,突然,「嘭」的一声,烟杆爆炸。夙莘
是出色的偃师,控制好了爆炸的威力,只是极小的范围在柳梦璃的脸上爆炸。
  狐三太爷停下嘴来,抬头瞪着夙莘,问道:「你做什么?」
  夙莘摊手道:「玩玩而已,人又死不了,而且也是无害的。」
  璇玑挠挠头,指着柳梦璃道:「情况有些不妙……」只见柳梦璃,满脸炭黑,
略紫的秀发有些部分被烧焦了,样子十分滑稽,逗得大伙狂笑不已。
  柳梦璃难过的咳嗽了一阵,瞪眼道:「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姜氏突然伸掌抽了柳梦璃一个嘴巴,笑骂:「没怎么样,就是想好好玩玩你。」
说着,姜氏张嘴咬着柳梦璃的脸皮,撕咬起来。璇玑张嘴咬着柳梦璃的另一边脸
皮,撕咬起来,刺激得柳梦璃再次尖叫。
  夙莘拿起一条细长的木棒,对准了淫水流淌的笑孔,破开大小阴唇,塞进柳
梦璃的蜜穴,笑道:「不知道她的子宫有多深,我要测量一下,鞋子能不能完全
塞进去,好让我做出完美的偃甲人。」
  「不要……痛死了……不……嗯……啊……哦……痛……轻点……太痛了…
…啊……呜呜呜呜……」柳梦璃不断惨叫、呻吟。
  琴姬对着眼前淫秽不堪的场面,奏起曲来,这次奏的是「淫魔录变调」,曲
子变音,更加怪异,犹如鬼叫,听在柳梦璃耳里,只觉口干舌燥,浑身燥热亢奋,
反应更加强烈,很不安分的扭动不已。
  「终于到底了!」夙莘兴奋地把木棒狠狠地往柳梦璃那柔弱的花心一捅,顿
时,柳梦璃性感的小嘴张大到最大的程度,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声,下体传来一阵
猛烈无比的刺痛,一股鲜红的血丝,混合着淫精,流了出来。柳梦璃白眼一翻,
顿时晕了过去。
  其他人还不知道柳梦璃晕了,淮南王和狐三太爷,依旧手捧着柳梦璃硕大的
奶子,津津有味吮吸奶汁。姜氏和璇玑在咬柳梦璃的脸皮,留了不少淡淡的牙印
和唾液。琴姬自我陶醉弹着曲子,准备施展在柳梦璃的身上。夙莘从柳梦璃的胯
下徐徐抽出木棒,望着沾满了血液和阴精的那一头,满意的微笑着。而柳梦璃被
凌辱的日子,还没结束。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俺去插综合』 -- 『www.xynettv.xyz』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